孙正义“接班人”接连离职 软银全球扩张步伐放缓

2022-01-30 15:43 来源:第一财经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作者/钱童心

日本软银集团近期人士震荡不断。软银首席运营官马切洛·克劳尔(Marcelo Claure)近日宣布离职。克劳尔作为软银最重要的决策者之一,他的离职也让孙正义的投资帝国未来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。

高管薪酬之争

软银和克劳尔都没有公布其离职原因,但传闻称克劳尔的离职是在与孙正义就薪酬问题发生争执后发生的。第一财经记者向克劳尔发送邮件求证,截至发稿,尚未得到回复。

克劳尔此前已经是软银薪酬排名第二高的高管。《财富》数据显示,他在2020年获得了1700万美元的收入。

在截至2021年3月的财年中,软银集团报告了460亿美元的利润,创下了有史以来最高年度利润。据媒体报道,克劳尔要求获得2.17%的利润份额,约合10亿美元。软银方面没有对此予以回应。

克劳尔对软银的贡献在去年WeWork上市时被放大。他在挽救软银愿景基金对WeWork的部分投资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。WeWork曾一度陷入财务困境并中止IPO,不过该公司去年通过SPAC登陆美股市场。

软银目前已经任命克劳尔的副手、法国前电信业高管米歇尔·库姆斯(Michel Combes)为软银国际首席执行官。

孙正义曾大力主张“不拘一格降人才”,甚至设计调整薪酬结构,让高管拥有更多收入。不过这种向高级管理层支付巨额薪酬的做法受到投资者的反对。

克劳尔曾被认为是孙正义接班人的有力争夺者,另一位可能的候选人是软银愿景基金负责人拉吉夫·米斯拉(Rajeev Misra)。

克劳尔的离职并非个案。去年,另一位被视为孙正义可能的接班人——软银首席战略官佐护(Katsunori Sago)也已经离职。

此外,负责软银愿景基金Vision Fund的高管Deep Nishar和Jeff Housenbold也分别离职,后者出于薪酬原因离开。

海外投资“缩编”

克劳尔的离职正处于软银扩张日本团队之际。软银集团本月早些时候计划扩大其“愿景基金”的日本投资团队,增加员工并加大交易撮合力度,以改变过去10年在本土市场投资不足的局面。

目前软银的大部分投资都是在海外,尤其是在美国和中国。软银现有的投资组合中,美国占42%,欧洲占28%,中国占15%。迄今为止投资的日本企业只有个位数。

孙正义在2019年曾表示,日本缺少投资的机会,并称日本在发展人工智能的竞争中已经落后。他说:“不幸的是,日本国内基本上没有可以称为全球一流’独角兽’的公司。”

然而,这种情况正在改变。由松井健太郎(Kentaro Matsui)领导的日本愿景基金团队正在积极招聘。松井健太郎表示:“日本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,为高增长的科技公司提供了一个极具吸引力的机会。日本正在成为一个技术创新中心,特别是在生物技术和前沿技术等领域,这些领域将推动现代经济的增长。”

软银愿景去年对中国生物科技公司最大的投资发生在去年年末,软银领投了中国生物科技公司艾博生物高达3亿美元的C+轮融资,以帮助该公司加速mRNA疫苗产品的研发和临床。

如今软银投资向日本本土转移,也反映了海外科技投资市场的风险。软银在过去一年中疯狂抛售了上百亿美元的上市科技股,包括抛售对Meta(前Facebook)、微软、Netflix以及谷歌等公司持有的60亿美元的资产,并减持了Uber以及DoorDash持有的40亿美元资产。

去年,软银旗下的重要资产负面消息不断。如软银愿景基金投资的滴滴出行宣布在美国退市,中国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接受更严厉的反垄断审查等。

此外,软银将Arm出售给芯片巨头英伟达的计划也遭到监管机构的反对。上周有消息称,英伟达正准备放弃这项收购交易。英伟达对此予以否认。

作为全球最重要的风险投资机构,软银所拥有了“独角兽”数量仍然是全球排名前三的。根据胡润百富的《2021全球独角兽投资机构百强榜》,软银旗下上榜“独角兽”企业的数量达到146家,仅次于红杉(206家)和老虎基金(147家)。

但近期全球市场科技股经历的一轮暴跌让投资人的情绪受到重创。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今年迄今已下跌超过15%。一些高增长科技公司的投资者正在退缩,他们担心科技股繁荣可能不会持续太久,这也使得一些初创公司的估值面临下调压力。

这意味着软银投资的很多“独角兽”企业可能面临估值下调以及难以上市的风险。“后期融资的企业将会面临更大的定价下行的压力。”一位专注于科技公司投资的市场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“我们会看到很多企业估值缩水,甚至难以完成后期阶段的融资。”

风投Hoxton Ventures合伙人Hussein Kanji认为,随着流动性条件开始收紧,一些私营科技公司可能会暂停IPO的计划,而特殊目的收购SPAC交易则会处于观望。